穿青之家

关于20世纪81年代穿青人民族识别工作一点记载

54381人参与 |  2016年04月02日 20:13|  作者:  穿青之家 |  评论:0
  摘要  

1983年6月,张成坤执笔《贵州省穿青人民族成份问题的识别调查汇报材料》。报告还在撰写,已是全国政协副主席的费孝通就专程赶赴贵州,听取贵州第二次民族识别汇报。...

1983年6月,张成坤执笔《贵州省穿青人民族成份问题的识别调查汇报材料》。报告还在撰写,已是全国政协副主席的费孝通就专程赶赴贵州,听取贵州第二次民族识别汇报。


张成坤依然记得当年明8日,他特地从安顺赶到贵阳,在省政协新楼会议室,向费孝通和省委统战、民委汇报的情形。报告指出,穿青人应为单独的少数民族。


费孝通听完汇报后,第二天作了《关于民族识别问题的报告》的发言。张成坤回忆,费孝通主旨是劝喻大家,历史上虽然是少数民族,但现在不要再争了。


“他以自己打比丸说自己也搞不清是什么民族,可能是历史上打倭寇的俍兵后裔。” 张成坤道,“但费孝通说,他现在也不要求少数民族待遇丁,故而劝我们也放弃要求。”


这让当时听汇报的穿青人格外不满。不久,中央民族大学教授施联朱因撰写《中国的民族识别》一书,赴贵州调研,便遇到穿青人抗议费孝通。他回忆,有些人甚至提出“庆父不死,鲁难未已”的过激言论。


费孝通主旨是劝喻大家,历史上虽然是少数民族,但现在不要再争了。


“他以自己打比丸说自己也搞不清是什么民族,可能是历史上打倭寇的俍兵后裔。” 张成坤道,“但费孝通说,他现在也不要求少数民族待遇丁,故而劝我们也放弃要求。”


这让当时听汇报的穿青人格外不满。不久,中央民族大学教授施联朱因撰写《中国的民族识别》一书,赴贵州调研,便遇到穿青人抗议费孝通。他回忆,有些人甚至提出“庆父不死,鲁难未已”的过激言论。

关于20世纪81年代穿青人民族识别工作一点记载  史料记载 第1张


打赏

来源:穿青之家, 欢迎分享、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

必填*

选填

选填

◎已有 0 人评论,请发表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