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青之家

沿着民俗的足迹走近穿青人

68496人参与 |  2016年04月11日 10:22|  作者:  穿青之家 |  评论:1
  摘要  

纳雍县政协主席李德超告诉记者,关于穿青人的民族成分问题,1955年全国人大民委曾派工作组作过一次调查,结论是:“穿青人是汉人,不是少数民族。”这个结论不被穿青人接受。又因其与布依族和仡佬族有相似之处,欲把其归于其中一族,也未得到穿青人的首肯。1982年省民族识别工作队组织了原在纳雍县政协工作的...

纳雍县政协主席李德超告诉记者,关于穿青人的民族成分问题,1955年全国人大民委曾派工作组作过一次调查,结论是:“穿青人是汉人,不是少数民族。”这个结论不被穿青人接受。又因其与布依族和仡佬族有相似之处,欲把其归于其中一族,也未得到穿青人的首肯。1982年省民族识别工作队组织了原在纳雍县政协工作的穿青人王景才等人参加的穿青识别组作了历时三年多的调查,得出了“穿青是一个单一的少数民族,不是汉族”的结论。

沿着民俗的足迹走近穿青人

李厚安

作为贵州八个未定民族之一的穿青人的民族问题,颇多争议,数十年来一直是见仁见智的,最近,记者在穿青人聚居的纳雍、织金两县的一些村寨进行采访,试图对穿青人的民俗文化做点探究。

 沿着民俗的足迹走近穿青人  第1张

穿青人的历史及分布

在穿青人的家谱记载和传说中,他们的祖籍是“江西吉安府庐陵县”。纳雍县姑开乡田坝小学校长龙勇翻开龙姓家谱,坚持认为他们祖先是1374年明洪武“调北征南”时从庐陵县与张、王、李、郭、陈等13姓一道入黔的。而省民族识别工作队认为这是一种牵强附会的记载。穿青的先民是贵州“土人”,土人早在宋代已居黔东,元代已居贵阳。明初以后由于明军的进逼,居于贵阳附近的一部分“土人”又逐步流入水西,才发展为今天的“穿青”。而留居贵阳及贵阳以东的那部分“土人”,明清以来则逐步汉化或融入其他少数民族。水西的明代地方史志称其为“土人”,清代又称其为“黑民子”,因其“衣尚青”,故“又曰穿青”。

如今的穿青人主要分布在贵州省西部的毕节、安顺、六盘水、黔西南等地、州、市所属二十多个县,1954年普选登记有24.8万人,第五次人口普查自报填写穿青人族称的约67万人,其中半数以上聚居在织金、纳雍两县,每县均超过20万人。

从居住地域来说,穿青与各民族处于大杂居小聚居的状况。但在一些主要的聚居区如织金、纳雍等县,他们居住的村寨连绵百余里。在其余各县,“杂村不杂户”的穿青村寨比比皆是。

穿青人曾使用的一种汉语方言“老辈子话”这种方言现仍流行于贵州的黔南和黔东南地区现已少闻。但大多数地区还保持着这种方言的痕迹,如“f”变“h”,“ian”变“ie”等,一听便知是穿青人。由于穿青先民较早接受汉文化的影响,母语消失,这种“老辈子语”是否是独立民族语言的痕迹,尚未查出确实证据。现在他们都普遍使用了贵州通行的客家官话。

穿青人的表面文化特征——服饰在大部分地区虽然已近于消失,但在一些边远偏僻地区还明显可见。他们的信仰——五显坛至今还普遍牢固地保持着。节日、婚姻、丧葬等方面的习俗多数与周围各民族不同。其民族意识与民族感情十分强烈。

“跳菩萨”

穿青人以猴为图腾,崇奉“五显神”,兵马是猴类山魈,即传说中山里的独脚鬼怪。凡是供有“五显神”五显坛的基本上都是穿青人。穿青人把“五显坛”作为互相联系的标志。在日常生活中,哪怕是素不相识之人,只要见其供有“五显坛”便认为是本民族,于是就认亲认友畅谈心里话。“五显坛”在穿青人的心里占着神圣地位,是维系他们的精神纽带。

据穿青人、纳雍县政协提案委刘泽民主任介绍,穿青人庆“五显坛”在明代中期以前,因多数居于贵阳,故采取庙祭。祭祀时间是每年农历的九月二十六日至二十八日,一年一祭。后因明军近逼,穿青人大多迁往清镇、平坝一带,每年返回贵阳参加祭祀感到不便。在明代中期以后,才把庙祭改为家祭,即把“五显坛”分到户各自祭祀。祭祀方法是,请一帮穿青人的道士,戴上各种面具,装扮成各种神仙和鬼怪,做一到三天的傩戏俗称“跳菩萨”(计15)场。

穿青人迎山魈、庆五显,实质是纪念他们的祖先。例如“山魈殿”这则戏,演唱的是祖先给地主豪强种田服役的生活,其唱词是“一锤鼓,一锤锣,山魈人马上山坡,烧火烧山寻旧路,下河打鱼寻旧船,撞着旧人说旧话,重新收拾旧家园”;“谷子熟的满坝黄,山魈人马在商量,炉中打把镰刀锯,山魈人马割一场”等。“二郎殿”一则戏,则充满着祖先崇拜——男性生殖器崇拜,用纸做成一节象征男性生殖器的“墨状”来“迎神”、请神,与“仙娘”戏舞,,同时唱一些淫秽的歌词,庆坛结束后还要将这“墨状”拴在五显坛上供奉,求神保佑子孙发达。所以,穿青人的“跳菩萨”历代都称为“淫祀”。

穿青人的婚姻习俗

据纳雍县姑开乡张家寨85岁的张怀友和84岁的王景芝两位老人介绍,穿青人的婚俗从说亲到结婚后的回门,规矩繁多。有姑表联亲、背鸡认亲、以鹅押礼、打亲闹亲、砍亲路和照亲路、草鞋陪嫁、披露水衣和戴雨帽、赶亲、讨奶母钱和送梳头油、新娘站花、挑水试新娘、井边回门等。比如接亲时男方家选定结婚吉日的头天下午,要请数十位青年男女,抬着花轿,吹起唢呐,扛起彩旗,敲锣打鼓到亲家去接新娘。接亲的队伍要说“四句”才准进门,由主接亲(一般由新郎的姐夫和兄长担任)二人讲:“太阳出来堵云开,家有金杯众人抬。壶中有酒众人有,二位先生送礼来。干路来,水路来,干路不知几十几个弯,水路不知几十几个滩。登山涉海,人困马乏,不成敬意。”如果新娘家不刁难,那么就会把堵门的桌子抬开让接亲者进门。

主接亲二人在亲家焚起香案的堂屋内举行“三拜见”礼节。即对着亲家天地菩萨拜三拜,每一拜都要说些对亲家祖宗、父母、族内兄弟姐妹的恭维话。跨进大门一拜:“亲家门中,祖德宗功,不才等举手拜见”;再拜:“亲家高堂,椿茂萱芳,不才等举手拜见”;三拜:“亲家棠棣,伯仲叔季,不才等举手拜见”。

三拜已毕,请亲家收礼。亲家委托的收礼人打开礼物细看,少不了要提缺这缺那与接亲客发生争执。接亲客持让步态度,承认婚后补上,要求亲家谅解。在争执不休时,亲家中德高望重的老辈从中说:“算了争不争反正都是他家的人。”这样,点礼结束。然后新娘家摆桌子安排庆贺的客人吃饭,而不管接亲客饿不饿,都安排到最后。

穿青人结婚请客,一般为三天,第一天敬亲,第二天正酒,第三天打发客。虽然现在的礼节已经简化,但这样的习俗一直沿袭到今天。

穿青人的丧葬习俗

穿青人的老人过世,有草鞋饯亡、竹棍报丧、买水浴尸、垫鸡鸣枕、火把送葬、鹊窝掩井、拔牙等七种习俗。

草鞋饯亡是老人去世后,首先要烧一双新草鞋,以示给死者穿着上路。

买水浴尸,即老人逝世后,由孝子带上香、纸和金属币到井边或河边买水。到时边烧香、纸边哭死者,然后将金属币投于井中或河中,再从井里或河里取一桶水带回家,先舀一碗放在神龛上,余用给死者洗身,孝子还要喝一点洗尸水。晚上孝女孝媳用柳条蘸神龛上的水洒放死者,边洒边哭嘱死者:“要喝阳间清凉水,不喝阴间迷魂汤”。

火把送葬,出殡时,众孝子各执一把火走在灵柩之前,以示送老人上山。

烧火照墓,死者入土安葬后,孝子连续三个晚上到坟前烧一堆火给死者照亮、做伴。

鹊窝掩井,安葬死者的“井”——墓坑挖好以后,要找一个树上的雀窝烧在井里,再放棺材下井。

拔牙,老人去世时,若满口牙齿完好无损,要拔掉一颗牙才入殓。或者待其腐烂后再拔掉一颗。不这样做,则“亏后人”。

穿青人的服饰

旧社会穿青人别于汉族的标志是妇女不缠足,喜穿细耳草鞋或反云勾鼻花鞋,脚扎青色绑带,穿三节衣,两节袖的滚花边大袖衣,拴腰带,戴大勾耳环,梳三把头。头上包的帕子形成锥形,因此,在一些地方被汉人称为“杀天苗”。

遗憾的是穿青人的这些很有特色的服饰却现在很难觅踪迹。记者从织金到纳雍走了很多寨子,只在姑开乡杨家寨86岁的周绍英老人那里找到多年没穿的一件有图案的长袍青衣。

三节衣,两节袖的花衣服,衣身用青蓝色的布接连拼接而成,上节青色至腰。下节蓝色至小腿。衣脚用寸许宽的白布镶边,衣襟镶寸许宽的云勾花边;衣袖的主袖之外套两层活动套袖,一层比一层短,袖口大,外面套肩袖口更大,形如古代武士的护肩甲。每一层袖口均绣有云勾花边,看去如三节连成;衣袖是活动的,有二三层,穿时钉上,翻二留一或全翻于肩上,故有反托肩或外托肩之称。

穿青姑娘服饰与穿青妇女的服饰不同之处是:不用青蓝二色连接,用全青色或全蓝色,白布镶边,云勾花边镶衣襟,白布或云勾花边镶袖口,衣袖不上套袖。

由于受审美趋同的影响,现在穿青人服饰在大部分地区与汉族已无什么区别。

纳雍县政协主席李德超说:“按民族学的观点,提倡融合;从文化资源的角度,就需要保护。然而,许多职能部门对文化保护的认识远远不够,造成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消失,应该引起全社会的关注。现在,关于民族文化的宣传力度是很大的,但采取的具体措施不够。穿青人不管是否单一民族,其文化都应得到保护。”

文明昌明进步一日千里,移风易俗也可谓日新月异,一些原本流传千百年的风俗习惯渐渐失传,民族交融、文明进步的结果之一就是将人们的审美趋同。这样的结果不能说不好,但是,对研究历史人文的人来说,失传的民俗使得认知历史失去了许多凭据。所以,考究历史,首先要对失传的民俗予以考究,只有找回失传的民俗,才能更好地还原历史面貌,也才能准确清晰地了解、认知和把握历史。

民族众多、风俗各异、文化丰富、瑰丽神奇的贵州,在饱受现代文明浸淫的今天,发掘和保护民俗文化越发显得重要和迫切!

沿着民俗的足迹走近穿青人

沿着民俗的足迹走近穿青人  第2张

穿青人的背扇(背扇,农村妇女背孩子的用具)

打赏

来源:穿青之家, 欢迎分享、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

必填*

选填

选填

◎已有 1 人评论,请发表您的观点。

  
    
沙发 动画制作   动画制作 游客
沿着民俗的足迹走近穿青人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