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青之家

费孝通谈未定民族

25910人参与 |  2016年02月12日 21:31|  作者:  穿青之家 |  评论:0
  摘要  

liyuzhi的博客   2007-07-25         “贵州的穿青人要求被识别为少数民族,其理由是:他们过去有一种和当地汉人不同的语言,称‘老辈子话’;他们基...

liyuzhi的博客   2007-07-25  

费孝通谈未定民族  学术论文 第1张

      “贵州的穿青人要求被识别为少数民族,其理由是:他们过去有一种和当地汉人不同的语言,称‘老辈子话’;他们基本上都住在乡下,形成一大片村子,有自己的聚居区;他们有不同于当地汉人的独特信仰和风俗习惯。穿青妇女穿大袖滚花上衣,梳三把头,不裹脚,出嫁不坐轿……当地汉人称他们叫‘穿青’,他们称当地汉人叫‘穿蓝’。解放前青蓝对立,青受歧视。解放后,穿蓝都登记为汉族,穿青就不愿意登记汉族,怕吃亏。承认少数民族可以受政府照顾,不会再受穿蓝的气。由此可以看出,穿青想报单一民族的主观愿望是很明确的,其族群认同和文化认同都很强烈。但是,穿青没有被划成一个单一民族,因为穿青人原是汉人中的一部分,自从进入贵州之后并没有和汉族隔离,并没有独立发展为一个民族。他们所提出的特点是汉族内部早期地方性的特点,青蓝矛盾是在汉族内部地方性差别的基础上在特定的历史条件下产生的矛盾。这些差别和矛盾在汉族向现代民族发展过程中已在逐步消失。所以,我们认为穿青是汉人,是汉族中的一部分,并不是少数民族,但是为了加强地方上青蓝两部分汉人的团结,必须在政治、经济上对穿青人适当照顾,帮助他们更快发展起来,逐步缩小青蓝的差距,从根本上消除青蓝在心里上的隔阂。”

      “穿青人原是汉人中的一部分,自从进入贵州之后并没有和汉族隔离,并没有独立发展为一个民族。他们所提出的特点是汉族内部早期地方性的特点,青蓝矛盾是在汉族内部地方性差别的基础上在特定的历史条件下产生的矛盾。这些差别和矛盾在汉族向现代民族发展过程中已在逐步消失。所以,我们认为穿青是汉人,是汉族中的一部分,并不是少数民族,但是为了加强地方上青蓝两部分汉人的团结,必须在政治、经济上对穿青人适当照顾,帮助他们更快发展起来,逐步缩小青蓝的差距,从根本上消除青蓝在心里上的隔阂”。  

      “表现于共同文化上的共同心理素质’这个民族要素在民族识别工作上是十分重要的。但是必须承认我们对这个特征的理解还不够深刻和全面,因而在我们的工作中也出现过追求各民族的风俗习惯、社会生活方式、宗教仪式上所谓‘特点’,脱离了该民族人民附着于这些‘特点’上的民族意识和它们发展的历史条件,简单地把它们用来作为识别的标准,这种做法是不妥当的”

      “在族别问题上,民族的意愿就是指一个民族对于自己究竟是不是汉族或少数民族,是不是一个单一民族的主观愿望的表现。我们在对民族识别作出决定时必须尊重本民族的意愿,主要是从政策方面考虑的。根据民族平等政策,族别问题的解决不能由其他人包办代替,更不能有任何强迫或是勉强,必须最后取决于本民族的人民的意愿”。

----《我国民族的识别问题》--费孝通1978年9月在全国政协委员会民族组会议上的发言

http://www.ethnichistory.cn/bbs/read.php?tid=1263


“同样的难题出现在所谓“未识别”的民族,意思是这些人的民族成分还不明确。这类人总数约有80万。其中包据两类,一类是不能确定是汉人或不是汉人;一类是他们属于哪个少数民族没有确定。这种辨别工作我们称为“民族识别”。这并不是指个人而言,而是指:一些集团自称不是汉族,但是历史资料证明是早期移入偏僻地区的汉人,但因种种原因不愿归入汉族。又有一些集团是从某些非汉族中分裂出来,不愿接受原来民族的名称。这些人就归入“未识别民族”的总类里。这说明,民族并不是长期稳定的人们共同体,而是在历史过程中经常有变动的民族实体。在这里我不能从理论上多加发挥了。”

      1988年费孝通先生在香港中文大学参加学术会议期间发表的著名论文《中华民族的多元一体格局》。


     “我到了80 岁了,我说我还欠了一笔账,对西南山区的少数民族还没有认识得很清楚,特别是这十年来的变化。为了还这笔账,我要到西南山区的少数民族地区去看一看,想一想。想得对不对,由后人来评定,也许对大家有些帮助。去年我定了计划,要到西南这边跑一跑。今年上半年我到了彝族聚居的凉山,在那里听说你们武陵山区4 个省有一个关于民族经济发展的协作会议,我说应当争取来参加,来听听,来看看。

      我说了很久想来湘西,它的引子是我的朋友沈从文写的《边城》。当时我就想到湘西来,可是因为交通不便,一来一去要花很多时间,所以没有来成。这次我下了决心,借你们开会的机会到这一带来看看,把土家族地区转一圈。”

《在湘鄂川黔毗邻地区民委协作会第四届年会上的讲话》1991年9月

刊发在2008年北京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附:杨然《穿青人问题研究》

......

       看得出来,判定穿青人的民族归属是学者们决定的,并没有考虑穿青人自己的主观认同。而穿青人毕竟其人数高达60万之众,所以在当地其一直是做为一个独立的少数民族存在。这里有一份穿青人聚居的地方政府发出的文件,其中是把穿青人看作独立的民族的。

“依托优势资源 立足经济发展

                          ——记勺窝乡社会经济发展现状

      纳雍县勺窝乡位于纳雍县城西面,距纳雍县城22公里……勺窝乡是一个多民族聚居的大家庭,据全国第五次人口普查表明,全乡共有7个民族,分别是汉族、穿青族、苗族、回族、彝族、白族、仡佬族。以汉族、穿青族为主体。……

勺窝乡人民政府

二○○二年六月二十三日”

......


打赏

来源:穿青之家, 欢迎分享、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

必填*

选填

选填

◎已有 0 人评论,请发表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