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青之家

通过法律途径推动穿青人民族识别工作之进展--兼对网友回帖之总体回应

32947人参与 |  2016年02月29日 10:10|  作者:  穿青之家 |  评论:0
  摘要  

自版主“孤独的穿青人”将我的博文“一个穿青人的起诉状”转帖于织金论坛穿青人版块以来,承蒙众多网友回帖以表支持之意,兄弟我不甚感激之至,并知所谓“穿青人民族意识强烈”之言不虚也。其中,“浪壹漫...

通过法律途径推动穿青人民族识别工作之进展--兼对网友回帖之总体回应  第1张

自版主“孤独的穿青人”将我的博文“一个穿青人的起诉状”转帖于织金论坛穿青人版块以来,承蒙众多网友回帖以表支持之意,兄弟我不甚感激之至,并知所谓“穿青人民族意识强烈”之言不虚也。其中,“浪壹漫”、“峙力微电子”等非穿青人诸君亦给与慷慨支持,这是兄弟尤其要表示感谢的。兄弟于此所谓“太热”之重庆,遥遥举杯,为诸君祝!


 然而,亦有对兄弟之举持不同意见者,其言语之犀利,直指兄弟此举之初衷,便迫使兄弟不得不做出回应了。概而言之,大概有以下几点需要说明:


 一、关于炒作与穿青人之炒作


 不知某君是如何理解“炒作”一词,我的理解,炒作与宣传一词应为同义。如果将炒作理解为宣传的话,则我以为,穿青人之炒作不是太多,而是太少。相信大家都了解一个事实,外界知有穿青人者,实在太少。穿青人若再不炒作,则外界更不知此世间尚有穿青人在矣。所以,穿青人不仅应当炒作,而且应当大肆炒作。


 兄弟向来低调,能忍者,皆忍之,但没有居民身份证,则兄弟之基本权益便得不到保障,因此,是可忍孰不可忍也。既不可忍,便须奋起为之。然势单而力薄,便欲借家乡父老之力,以造声势。若无声势,则当局者便无给与积极回应之动力。若无动力,则余基本权利之保障便遥遥无期矣。余既如此,在穿青人之后来者,必也如此。是故,余欲借声势,便不得不炒作,此所谓不得已而为之也。我相信,此所谓炒作,既为自己,亦为穿青人。


 二、为什么要通过法律途径


 炒作之途径自然有很多,为什么要通过法律途径呢?因为任何中国公民都应当有一张居民身份证,而居民身份证上须记载有该公民的民族成分。欲在穿青人的身份证上记载民族成分,则不得不对穿青人之民族成分予以识别。民族识别是民族委员会的事,而发放居民身份证则是公安局的职责。民族识别虽为民族委员会的事,但是穿青人却没有任何法律依据要求民族委员会对穿青人的民族成分进行识别。而要求公安局发给居民身份证却有法律依据,既有法律依据,便具有提起诉讼的理由。但公安局向穿青人发放居民身份证却有困难,因为穿青人不在公安局的民族字典里面。公安局欲解决困难,便须与民族委员会会商。民族委员会欲解决公安局之难题,便须对穿青人之民族成分做出判断。而此所谓“判断”,即为民族之识别。即便民族委员会仅做出一种过渡性质的判断,此判断亦表明了民族委员会对穿青人之基本态度。因此,通过法律途径要求公安局发放居民身份证,实为促进穿青人民族识别工作进展的契机。任何行动均需动力,穿青人民族识别工作之动力,唯来源于穿青人之行动。我希望有越来越多的穿青人加入和支持我之所谓炒作,因为声势逾壮,则动力逾强。


 三、关于“得罪人”与基本权利之争取


 自称是我学长的“平远小子”君认为,因为我得罪人,所以我的目的注定达不到,并且建议我通过所谓“关系”与“金钱”方能成功。贤兄既然认为要求一个行政机关履行其法定职责便是得罪人,小弟便猜想贤兄在生活中必是唯唯诺诺之辈。如果这也叫得罪人,则兄弟为包括自己在内的穿青人之基本权利而得罪人,亦无怨矣。若最后弟此举失败,想来兄必高呼,兄之预言应也;若弟成功,兄亦可坐享其成(当然,如果兄是穿青人的话)。弟完全可以理解兄之深谙世道。举目四顾,世间如兄碌碌之辈,何其多也。兄虽为碌碌之辈,却为碌碌之辈中之特异者,即兄颇具冷嘲热讽之能事。


 弟为剧中之角色,兄为台下之看客。弟必努力使故事圆润而丰满,兄必竭尽评头而论足之能事。兄既欲评头论足,则弟建议兄多读些书,起码应对当前中国的户籍制度有基本之了解,对于“上诉”、“起诉”等术语有基本之认识,对于人权、法治等有基本之体认。否则,双方之交流便失去了基础,兄之评论亦难免流于浅薄而俗陋。兄以为,弟之言,然否?


 四、关于书生与书生气


 按照通常的理解,书生者,百无一用者也。然兄弟亦听说,书生事业无限江山。自古以来,能体察众生而名流青史者,亦多为书生。可见关于书生之理解,多有不同。想来兄弟即为书生之百无一用者也。既愧于百无一用,便不得不想有所用。即便结果证明此举无用,亦无悔矣,因为兄弟曾经为此努力过,来过,去过……


 兄弟本为一书生,奈何不改书生气。


 再饮一杯,杯再拜,曰:奈何?!


王热


2009年8月18日于重庆大学

打赏

来源:穿青之家, 欢迎分享、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

必填*

选填

选填

◎已有 0 人评论,请发表您的观点。